一秒記住【紅塵小說網 www.ipxvfi.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昆侖山脈之中所隱藏的【弒帝】,在這里,在今天,特別的時期里面。所有的獵帝者都高度的警戒著,并且分散各地的獵帝者們也開始陸續的回來。

    在這個組織里的一個囚牢之中,在這個等級被列為S級的囚牢之中,陳鵬被各種捆仙繩綁著所囚禁著。囚牢的外面則是有著大批的獵帝者把守著,足以看得出對于陳鵬的高度重視。

    實際上這也算是陳鵬的二進宮了,只不過這一次,他是被俘獲到了大本營里面去了。不過現在的他所有的感知感官全部都被封印了,靈力也無法使用,眼睛被眼罩所覆蓋,就這樣被囚禁著。

    而在另一個囚牢之中,在這個特別打造的囚牢之中,被囚禁著SSS級的人物,而外面則是安排更加大量的獵帝者。

    一個美的不像是這個世界所應該存在的完美的女孩被封存在零下二百度的冷氣管之中,而她身上的所有穴位都被銀針所刺入進入了假死狀態,而她的身上也是用了特制的捆仙繩所來束縛她那龐大的難以估量的靈力值。而在這個冷氣管上面,還被加入了八卦封印以及五行封印。

    一切,都是為了不讓這個女孩醒過來。

    緩慢而又沉重的腳步聲向著這個房間接近,陳鵬緩緩的抬起頭看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他看不見,而感官也被限制,僅僅只能夠靠一點點聽覺。

    “久違了啊……我們終于再度見面了啊。”

    “久違?誰跟你久違?你誰啊?再說了,聽你這話的意思,我們好像以前在哪見過啊?”

    縱使被俘獲,陳鵬依舊像個沒事人一樣的理直氣壯。縱使身在敵營,也要有一種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氣概。

    面具男看著眼前的這個毫無緊張感的男人,來到這個囚房的只有他一個人,因為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來見一見了。

    “盡管語氣變化很大,但是你這種玩世不恭,不知天高地厚的態度還是很好的保留著啊……闇!”面具男看著眼前的陳鵬,在那被面具所掩藏的眼神之中,充滿了仇恨的光芒。

    聽到這句話,陳鵬的心咯噔了一下,眼前的這個不知名的【弒帝】組織的男人居然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再結合他那仿佛如同多年好友不見面的語氣來看……

    “你……經歷過闇夢之亂的那場戰斗對吧?”

    “沒錯!所以我對于你還是有著兩三分了解的,但是剩下的幾分,全部都是仇恨!”

    “你……我說你,該不會現在站在我身前和我聊天的,是這個【弒帝】的頭領不吧?”

    “何以見得呢?”

    “參加過闇夢之亂,要知道這個七年前的戰役可是被封鎖到現在,目前只剩下各個勢力的高層才知道。你沒有在那場戰斗被殺死也沒有被事后清除記憶……還有你這種高高在上的傲慢語氣,一看就是領導這種位置的當慣了。”

    “你分析的還真是有理有據的呢。”

    陳鵬的眼罩被摘了下來,在他微瞇著眼睛逐漸將周圍的景色給映入眼中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袍帶著鬼面具的男人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所以我這算是……見到了所謂的boss了嗎?”

    “哼!”面具男看著陳鵬那不慌不亂的笑容,道:“而你也將會成為我這個所謂的boss的最好的棋子。”

    “棋子……”

    “是啊!你該不會是真的把自己當作人類生活久了就忘記了自己真正的面目了吧?”面具男沉聲道:“你是闇,你是毀滅,罪惡……一切負面的集合體的存在!你的雙手沾滿了鮮血!你永遠都是一個怪物!而不是人!”

    “但是我想成為人……”陳鵬的眼神甚至是語氣都是那樣的真誠。

    “但是那不可能……你以為你現在這樣子擁有人的情緒的虛偽樣子就是人了嗎?不過對于我而言,你的那些多余的情感我不需要。你的肉體可以說是最強的存在,但是現在卻存在著缺陷,就是這里!”面具男用手指戳著陳鵬的心臟,道:“這個東西帶給你了不應該存在的情感,以及限制了你肉體的強度,變成了現在這樣難堪的樣子。”

    陳鵬沒有回答,他就那樣看著眼前的面具男。

    “你擁有最棒的肉體,而夏夢的身上又儲存著你那樣龐大的力量。只要我把這兩樣東西全部得到的話,那么,全新的闇就會誕生了,一個會順從我,聽從我的闇……啊哈哈哈哈!”

    “你這個人還真是瘋狂啊。”

    “你知道這個基地是什么嗎?”面具男用腳踩了踩地面,道:“在這個下面,封印著最后一個七原罪封印!這也是為什么我要把基地建立在這里的初衷!等到一切時機成熟的時候,也是這個基地說再見的時候了!”

    “到時候,我的兒子就可以成為完全體了!”

    “兒子?等等!零是你的兒子,那么樂璃不就是你的女兒了?”陳鵬一臉驚訝。

    “是啊!而且老實說起來,七年前,我和我的兒子,都和你這個毀滅世界的闇有所淵源呢……”

    陳鵬的表情開始變得凝重起來,而當他轉過頭的時候,他表情更是變得難以想象起來。在他隔壁的房間里,在透過那厚重的玻璃所看見的景象——

    韓逍遙正在被好幾個人用刀刺著身體,就那樣在任何的酷刑之下折磨這所謂的不死之身!

    “那是這個叛徒所應該承受的懲罰!自從我收養他到現在以來一直都是很聽話的棋子,可是有一天,這個棋子開始變得搖擺不定起來了!在最后的時刻里,這樣的棋子,只能夠成為棄子!”

    “老實說要是可以的話,我真想用我的拳頭輕吻你的臉!”“哈哈哈哈……你是做不到的。”面具男用手指戳了戳陳鵬身上的捆仙繩,隨后便是一言不發的一拳直接擊打在他的小腹上。

    “但是我可以!而且……這也是你欠我的!”

    面具男離開了這里,接下來他所要去的是夏夢那里。不管是闇還是夢,每一個都是能夠成為最強的存在。而通過早瀨川的研究報告,身為世界意識化身的夏夢,說不定還有著可以溝通世界的力量。

    倘若用夏夢作為媒介獲得整個世界的力量,那可真的就是所謂的征服世界了啊!

    面具男坐在座位上,對于他而言,征服世界的手段真的是太多了啊!

    而目前,他在等待零的歸來。

    ……

    在法國的魔靈師分會里,東方子楚不顧一切的使用他身為萬靈道盟分會長的身份以及東方家族的人脈開始在整個世界搜查,并且也聯系了萬靈道盟的各個分會。

    現在的他們大多數人都被鎖鏈纏繞著而無能為力,而在第六個封印也被解開的現在,他們不能夠繼續坐以待斃。縱使無能為力,也要做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

    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找出陳鵬和夏夢的所在以及【弒帝】總部的所在,在目前情況嚴峻的現在,不排除會出現四大勢力再度聯手的可能性。

    因為一旦零成為完全體,那么他的力量,對于整個世界也絕對有著影響。

    自從七年前的闇夢之亂之后,四大勢力的高層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子再度忙碌過。整個世界的人都開始在搜查,并且將最新的進度的消息全部都發送給了東方子楚。

    “昆侖山嗎?”東方子楚喃喃道。

    “昆侖山?”其他人詫異,沒想到他們的總部居然在那里。

    “他們這群人應該在做什么研究吧,因為有著強大的力量從那里散發出來,估計不是陳鵬就是夏夢了。這股力量的散發超出了他們的封鎖,恐怕他們也不會想到自己的研究成為了信號塔。”

    一行人馬不停蹄的趕緊返回,而巴蒂斯特也跟了過去,他也希望自己能夠為這一場戰斗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零和四兇一行人還沒有回到昆侖山,而樂璃則是在這里帶領著大批獵帝者做好了防御的準備,雙方似乎都明白了目前形勢的嚴峻。

    在還沒有到達昆侖山之前,他們就先開始制定起了計劃。現在的他們沒有絕對的力量可以和他們正面戰斗,能夠做的就是潛入。

    最重要的就是先將陳鵬和夏夢給救出來!

    只不過,完全不清楚地方地形的潛入很容易全軍覆沒。而他們目前能夠戰斗的只有白,朱雀羽,白虎鈺和玄武憐,其他人全部都被鎖鏈給纏住了。

    “都是這該死的鎖鏈!”安德莉亞抓毛起來了。

    “沒辦法……但是潛入的事情還是需要交給我們這些被鎖鏈纏繞的人來做。”東方子楚很快的發揮了他的領導才能,畢竟他的腦袋并沒有罷工。

    “白和我們一同行動,而其他能夠戰斗的三人便是在【弒帝】的三方位置引起騷動,吸引注意力,而我們就趁機潛入!羽,你要憑借你的速度來回的在小鈺和憐之間行動,盡量的造成一種來勢洶洶的假象。而當我們一旦進去,就要立刻分散,與其不熟地形的被一窩端,倒不如化整為零的分散行動,說不定有誰就能夠將他們給救出來!”

    “各位,都已經適應鎖鏈了嗎?”東方子雅向著眾人問道。

    盡管不能夠戰斗,但是他們已經將這種無力感給適應了起來,至少還是能夠做到能跑能跳的。

    ……

    “唳!”

    隨著一聲唳鳴,朱雀翱翔與天際,它那絢麗的火光瞬間吸引了所有把守的人的注意力。而隨著朱雀之火猶如天火一般的從天而降的降落,下方所傳來的則是各種獵帝者的哀嚎聲。

    而比朱雀之火更加厲害的,是那幽藍色的火焰!這種火焰一落到地上,就猶如惡犬一般向著所有的獵帝者燃燒而去!

    “手下敗將……”樂璃看著那翱翔與天空的朱雀,便直接踩著鎖鏈飛了上去。

    但是,朱雀消失了……

    “啊啊啊啊!敵襲!”

    另一邊,白虎的出現也是吸引了原先在朱雀身上的那些人的注意力。在他們還沒有在火焰的恐懼下回過神來的時候,所要面對的則是白虎的那一雙利爪和那足以將人咬的粉碎的牙齒。

    五六個五六個一捆的獵帝者被白虎的利爪給拍飛,要么就是被風的力量所掀飛或者撕碎。盧婭所化的刺蛇的和真名覺醒的唐飛連忙沖向白虎,但是白虎也再度消失。

    而留給他們的,則是狼藉的戰斗場地。

    在這個時候,玄武出現了。

    水流與寒冰一瞬間籠罩全場,所有往前沖的獵帝者被一瞬間凍住,整個昆侖山仿佛變成了冰川一般。

    李雄化為的霸下瞬間沖了出來,兩個體型相當的神獸魂開始了激烈的碰撞和戰斗。而朱雀在這一瞬間再度出現在了玄武這一邊。

    二對一的戰斗帶給李雄的則是難以抵擋,而朱雀第一次出現的地方變成了白虎出現。它們三個不斷的變換位置開始了騷擾的游擊戰,制造出了一種多變的攻擊。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其他人開始了潛入。

    跟隨著他們的白很是輕松的解決了開始因為騷亂而動搖的防守,因為他們都被這些進攻所吸引了大部分的人力。

    進入了之后,他們開始化整為零的搜尋起來,而諸葛怡則是跟著白一起行動。因為白是最有可能找到陳鵬的存在!

    很快的,【弒帝】的人也明白了這一場潛入,開始了如同貓捉老鼠般的追擊。

    “嗚哇!”安德莉亞在憑借埋伏解決了幾個獵帝者之后,她看見了一大堆追捕的獵帝者。現在的他們不能夠與其正面戰斗,因為被鎖鏈纏繞的他們所發揮的戰斗力也不過是一般人強大一些。

    而能夠靠埋伏解決掉一些獵帝者,憑借的是他們的戰斗經驗。

    火焰,水流,雷電,草木……獵帝者們所施展的靈術可以說是吊打潛入的一行人,畢竟他們不能夠用靈術進行反擊。

    所以在【弒帝】基地里這密密麻麻的通道里,可以隨時聽到很多人的喊叫,被各種靈術所攻擊帶來的喊叫。

    白憑借著她和陳鵬的聯系在這密密麻麻的通道里面穿梭,而諸葛怡則是很勉強的去跟上她的腳步。而面對所來攔截的獵帝者們,也全部都是一把黑紫色的火的事情,要么就是直接拜倒在她的速度之下。

    “開始出現了不法分子啊……”面具男坐在他經常坐的位子上,聽著基地里面的腳步聲。

    而在整個基地中樞的早瀨川則是通過監視器看著這些人的潛入,但是看著看著,屏幕則是黑掉了。

    東方子雅和安德莉亞把玩著手上的監視器,她們兩個相視一笑,曾經在那個科研基地里面所經歷過的事情,怎么可能還會讓你們再來啊?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這些監視器才不會給你們留下來呢。

    當諸葛怡和白停留在那個S級囚牢前的時候,白告訴她這里有陳鵬的氣息,但是里面卻沒有,看樣子已經轉移了。

    而這個時候諸葛怡像是發現了什么,她看見了韓逍遙,一個渾身是血,在各種肉體與精神折磨之下的韓逍遙。他的精氣神已經很差了……

    “韓逍遙……是你嗎?”

    諸葛怡透過玻璃看著里面的韓逍遙,她有些難以置信。曾經還能夠向她展露那種笑容的他,如今變成了這副樣子。

    韓逍遙緩緩的轉過頭來,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帶著那疲憊不堪的雙眼看向了諸葛怡,并且看清楚了來的人是諸葛怡。

    “沒想到還能夠……再一次的見到你……真是高興啊……”

    “你別說話了!我馬上就救你出來!”

    諸葛怡想要用力的將玻璃砸開,但是不管怎么用力都是無濟于事,她便讓白出手,但是就算在白的攻擊之下,這玻璃還是無動于衷。

    “沒有用的……”

    “不試試看怎么就知道沒有用呢!還沒有到最后的關頭就不要說放棄啊!”

    “你永遠都是那么關心我這個敵人呢,猶如我心中的太陽一般,而我就是那一株無時無刻想要注視你的向日葵。最后的時刻能夠看見你來我已經很高興了,但是,還是算了吧。”韓逍遙道:“至于陳鵬,他已經被早瀨川那個家伙給帶走了。”

    “韓逍遙……”

    “吶……我想要問一件事情……假如,假如我不是【弒帝】的人,也不是什么靈師,就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每天過著日常的生活的學生,并且能夠和你成為同學的那種人,你會愿意做我的朋友嗎?”

    “會的!不止是朋友!我們大家都能夠跟你成為朋友!成為伙伴!”

    “那真的是……好令人高興啊……”

    最后的最后,韓逍遙向著諸葛怡露出了一個他人生之中最為放松的笑容。

    “咯噔——咯噔——”

    伴隨著機械的聲音,韓逍遙所在的這個囚房一瞬間被傳送到了其他的地方,而諸葛怡則是靠在那厚厚的玻璃上看著韓逍遙,看著那一抹微笑消失在黑暗之中。

    諸葛怡的聲音引來了許多的獵帝者,而白則是起身去對付他們,并且讓諸葛怡趕緊行動。

    忍著難過的淚水,諸葛怡再度起身奔跑,而白則是在揮出一大團黑紫色的火焰之后跟上了她的步伐。

    回想起這個亦敵亦友的韓逍遙,要是不是因為這樣的局面,或許真的就能夠成為很好的朋友,很好很好的那一種朋友!

    她們繼續尋找陳鵬的蹤跡并且躲避獵帝者的追捕,而在外面,朱雀羽他們三個人還在戰斗著。

    朱雀憑借著速度占領著制空權,它所面對的對手是樂璃。在它那漫天的火焰的攻擊下,樂璃總是能夠憑借那一條鎖鏈將它的火焰給抵消掉。

    縱使不能夠擊敗樂璃,那么也要拖住她。而且朱雀明白樂璃那鎖鏈的麻煩,但是只要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速度去規避的話,那么那鎖鏈也對自己不會有任何的作用。

    無數的火球在天空炸裂并且向著地面灑下火雨,樂璃踩著不斷延長的鎖鏈向著空中飛身而去,而那環繞在她周身的鎖鏈則是將那些火雨給抵消。

    霸下重重的倒下,地面劇烈的震動使得大多數獵帝者都站不穩腳跟,而刺蛇也是被白虎給一掌給拍飛了出去并且撞在了霸下的龜殼之上。

    唐飛的各種炸彈的轟炸,全部都被玄武的防御給擋了下來。在白虎的一聲怒吼之下,他被一掌拍飛。

    但是隨著一條鎖鏈的襲來,白虎的身體被鎖鏈所纏繞,而玄武的身體也是如此。而在鎖鏈的效果之下,白虎和玄武都在光芒之中變回了人形。

    而剩下的獵帝者們則是連忙將他們兩個人給團團圍住,陷入了無力感的他們,只能夠是乖乖被擒。

    看到白虎鈺和玄武憐被俘獲,朱雀更是發動了猛烈的攻擊。因為在他們兩個人不能夠戰斗的情況下,目前能夠牽制住樂璃的只有它了。

    ……

    “呼——呼——呼——”

    兩個人的呼吸聲以及腳步聲在幽長的通道里面傳出,在陳鵬被轉移之后白和諸葛怡連忙前往了下一個地方。

    而出現在她們視野之中的,是一個標記著SSS的房間。

    而在這個房間里面,還存在著許多的獵帝者,而他們正在小心翼翼的想要將假死狀態下的夏夢轉移。不過,沒來得及轉移的他們,被白全部給打敗了。

    “夏夢!夏夢!”

    諸葛怡沖著那假死狀態的夏夢喊叫,但是卻得不到任何的回應,而那就算是靈師也不能夠隨意忍耐的冷氣透過冷氣管傳到了她的身上,使得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里有著封印術,就算是沒人把守,也是很難打開的。”白說道。

    “那么這些封印怎樣才能夠解開啊?對了,我……”諸葛怡原本想著自己成為靈師了,而且似乎自己的祖先英靈好像很擅長封印術這一類的,但是隨著身上鎖鏈的響動,她才想起來自己目前不能夠使用任何的靈術。

    “那么,就只能強行突破了!”

    “強,強行?”

    諸葛怡看著身邊氣勢突然發生轉變的白,下意識連忙后退,她還是頭一次看見這么認真并且情緒激動的白。

    白握緊了拳頭,黑紫色的火焰瞬間升騰,并且干脆的揮出一拳直接擊打在冷氣管上。

    八卦封印和五行封印的力量開始阻擋白的攻擊,但是白依舊用盡自己的力量持續攻擊著。而在最后,隨著一聲爆鳴,白被一股無形的力道給震退。

    而冷氣管在兩大封印術的保護下,安然無恙。

    但是,陷入假死狀態的夏夢,卻逐漸的醒了過來。

    “夏夢……醒了?”

    “就算破壞不了封印,但是,想要讓其醒過來還是可行的。”白道。

    醒過來的夏夢并沒有因為自己處在這樣的一個環境而感到不安,反而還對著玻璃外的白和諸葛怡打招呼。

    “夏夢!你能夠自己出來嗎?”

    “自己出來?應該可以吧。”

    夏夢動了動身體,所有刺在她身體上的銀針全部消失不見,而隨著她的想法,她的力量也開始隨心所動。

    冷氣管開始破裂,不管是八卦封印還是五行封印,都無法阻攔夏夢邁出的步伐。兩個封印,就這樣硬生生的破開了。

    赤身裸體的夏夢就這樣站在了兩個人的面前,但是隨著光芒的綻放,一襲白色的衣裙出現在她的身上。

    諸葛怡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白都無法全力破開的封印術,被夏夢如此簡單的給破開了,這就是夏夢身上的力量嗎?

    “既然這樣的話……夏夢!”

    既然夏夢的力量那么神奇的話,那么,自己身上的這鎖鏈說不定……

    諸葛怡希望夏夢幫她解開鎖鏈,夏夢欣然接受,觸碰到鎖鏈的時候。她能夠看到夏夢的表情有了些變化,似乎這個鎖鏈的力量也多多少少的影響到了她。

    不過,下一刻,夏夢便把鎖鏈給扯斷了。

    鎖鏈掉在了地上,而隨著鎖鏈的消失,諸葛怡能夠感受到,自己身為靈師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回來了。

    “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Enter]

輪回靈師陳鵬諸葛怡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紅塵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御坂鯊魚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御坂鯊魚并收藏輪回靈師陳鵬諸葛怡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