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紅塵小說網 www.ipxvfi.tw】,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從伊柔到草原聚集地,全程超過一萬兩千公里,以馬丁自己的老式飛行器他們必須飛上整整二十四小時才能完成整躺旅行,那是一次艱苦的戰斗。但用白曉靜的紅尾,威爾森甚至沒有享受完他的雪茄,整趟路程就已經結束。

    自從馬丁替白曉靜處理噴射墻體以后,她便臨時租借了一輛紅尾給他,作為鼓勵和獎勵,只是租借,想要改裝還不行。馬丁貪婪地用手撫摸那大紅色的機身,甚至比他多年以前第一次扶摸異性更加憐愛,他能感到它的強大和叛逆,就象那些奔馳在草原之上,不受約束的馬。

    機械師和他機械,就象好的騎手和他的馬,彼此之間有著不同凡響的聯系,但現在還不是時候。雖然以馬丁七級機械師天賦他很輕松便駕御了紅尾,而且用得很順手。

    但他知道,彼此雙方的接觸這只是個開頭。

    馬丁渴望更深一步的接觸,比什么都更加渴望,至于另外一些機型,比如他一直慣用的那臺,馬丁現在別說碰,看都不想看它。也許,曾經滄海難為水不光會發生在人和人上,還會發生在人和物上。

    用力敲了敲機場蓋,威爾森不情愿結束他的享受,“一位紳士不應該打擾另一位紳士抽雪茄。”他抱怨道,極不情愿地熄掉嘴里的雪茄,他不情愿中斷自己的樂趣。

    那種七厘米長的雪茄是白曉靜為伊柔軍官們配備的高檔貨,發酵得非常成熟,口感略甜,抽起來就象情人的吻那般叫人難以割舍。即便如此,威爾森依舊狠下心腸讓他的大愛滅在了厚厚的灰燼之中。以他現在中立的聲望,想要享受下一只,至少得再等七天,威爾森迫不及待想把聲望刷到友善,到時候他一個星期就能享受兩只雪茄,不用再等得那么辛苦了。

    停機場外,萊恩已經等待在那里,據他報告白曉靜一小時前從卡西么多那里回來,拋下大量變異飛魚和卡西么多本人,那些魚是卡西么多給白曉靜的禮物。并讓他自主參觀聚集地生產情況,然后去賽繆拉余龍飛和他的人。之后她至少還要跑好幾趟,估計光是耗在運兵上的時間就得超過二十四小時。

    從賽繆到6號國度直線距離至少三萬公里,這是一趟艱難的旅程。白曉靜她沒有體力一口氣飛完,所以必須選擇一個中點站,略做休息。

    “那可真是個精力充沛的小姐,向她致敬。”威爾森做了個敬禮的手勢,他對一名精力旺盛到整天飛來飛去的女士表達出自己因有的敬意。反正他是做不了那么高強度的活。

    “真希望我能替飛兩躺。”馬丁喃喃道,他對自己的背叛行為感到內疚,但他是軍人。

    軍人有軍人天職。

    ……

    十分鐘簡短會議之后,威爾森將奧爾夫的意思完全轉達,與此同時他把皇后葛莉謝爾達的現狀傳遞到遠征軍中。一干軍官有的沉思不語,有的默默祈禱。

    “陛下的意思是,我們不能以軍人的身份干預戰爭,但卻可以平民和個人的身份去涉及。”威爾森結束了他的話語,透過車窗他看見卡西么多從小麥地里一路奔馳到土豆地,那男人已經激動到無法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情感,盡管這里不是他的地盤,但所有的一切都是人類的。

    這里是人類的田野——

    我們的田野。

    卡西么多為這塊被變異獸徹底征服的大陸上有這么一塊人類的田野感到驚喜。他和想要加入到這里,和所有被這田野感動的人一樣加入這里。

    因為那些不變異的植物,就那么有魅力,無論是伊柔遠征軍、賽繆來的雇傭軍還是草原上那些最原始的部落,他們全都被那些植物,被那田野迷住了。

    所有的軍官都在思考,自己可以以哪樣的角度切入這場戰爭比較好,這些人掐算著自己的價值,掐算白曉靜會因為這些價值給他們多少聲望,掐算自己還有多少聲望到崇拜。

    這些人都只是想過每天一只雪茄的幸福生活,僅此而已。

    當然,聲望崇拜以后的好處可不止每天一只雪茄那么簡單。

    ……

    馬丁悄悄地從后面退,漫無目的地轉了一全,找到正在給兩個孩子治療口腔潰爛的卡洛兒,維生素缺乏而導致的口腔潰爛。馬丁被那些可怕的孩子嚇壞了,捂著鼻子,直到卡洛兒把孩子們全送走,這才有力氣開口。

    “白小姐給他們的伙食不錯,為什么還會爛得那么兇?”

    “老板給每個孩子都定了營養餐,主餐和配菜都很講究,但男人們吃光了所有。父親吃飽以前女人和孩子不能動手,這是慣列。”卡洛兒不咸不淡道。

    或是說主人吃飽以前,奴隸不能用餐。她在心里補充。

    兩人又閑聊了幾句,馬丁遞了一只香囊過去。那是一只做工和材料都屬上層的手工制品,翠綠色和大紅色的絲線在奶白色的面料上刺出寄生懈圖案,淡藍色雪花裝飾在旁。

    卡洛兒松了松口罩,將那香囊放到鼻子底下聞了聞,隨后將其打開,一些枯萎的植物落了出來。放在手心里撥弄了幾下,“植物不是我的天賦,你應該去找碧塔。”

    馬丁點點頭,但不大情愿。他不情愿這消息被外人知道。

    “等等,”卡洛兒拿起其中一朵,放在鼻子下面仔細聞了聞,對著外面叫了幾聲。沒多一回兒幾個孩子把辛先生給叫來了。

    那個小老頭子把那些干花放到聞了聞。“這是凝宵花的干花,活血化淤通經之上品,尤善治療女子癥狀。《本草綱目》記載:凌雷花及根,甘酸而寒……”

    這個小老頭子開始賣弄,他用別有用心的笑容看卡洛兒。大概意思就是凌宵花是治療女性痛經、血淤閉經、月經不調、崩漏等癥狀,女孩子要潔身自好什么的,不要太注重外在什么的,那些話損譽兼有,馬丁聽得很不是味道。

    總之一句,凌宵花雖然漂亮,但花粉有毒,不適合戴在身上。

    “這花不是伊柔產物,皇后殿下怎么會有?”卡洛兒驚訝道。二級文明上供的貢品里面,糧食和蔬菜為主,水果和花卉即便有也是以西方社會主流愛好為主,幾乎不會有什么地區性產品。

    更何況有花粉有毒的花。

    “皇后殿下說,是她剛有身孕時殿下贈的,用法說明和那老先生一樣,但她只用了一次,覺得不舒服就沒多用。反到是陛下對這事上心得很,時時催著,他可沒說過這花花粉有毒的事。”馬丁貼在她耳邊低語,兩人嘀咕聲很小,再加上辛先生耳朵本來就不大靈光,所以聽了個模模糊糊。

    “這花有了身子的女人可不適合帶在身上,《花鏡》記載:聞之太久則傷腦,婦人聞之能墜胎……”辛先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Enter]

繡針絕技之翻身女王白曉靜本森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紅塵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冷月定花情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冷月定花情并收藏繡針絕技之翻身女王白曉靜本森最新章節

北京单场竞猜